中新網北京10月31日電 (記者 趙振江)結婚八年來,川藏兵站部四級士官餘兵兵第一次和同在部隊醫療所工作的妻子陳丹丹一起慶祝自己的生日。這是他們今年第二次見面,慶祝生日的方式是在西藏波密縣扎木兵站給在四川雅江的三歲兒子餘思辰打電話。兒子在電話那頭一聽今天是爸爸的生日,嚷嚷著要吃蛋糕。聊了不久,兒子就開始向餘兵兵喊話:“爸爸,你快回來吧,你再不回來我就不要你了。”
  兒子這一喊,一對夫妻沉默了。
  一家軍人三個家
  一家三口分居三地,全家團圓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餘兵兵在四川蒲江當兵,陳丹丹在西藏波密縣扎木兵站醫療所當護士,兒子則被寄養在四川雅江的姥姥姥爺家。妻子在高原當兵假期稍長有三個月,但餘兵兵一年只有20天年假,如果不出任何意外,全家一年相聚最長也不超過20天。
  最近的一次團聚是今年8月4日。一家三口終於可以歡聚,這天是兒子的生日。餘兵兵和妻子商量去相館照一張全家福——這是部隊一位記者所托,要一張他們的全家福作為報道的配圖。“平時兒子很討厭照相,當天看到我們穿著軍裝,他很好奇,自己也要穿。從照相館給他找了一套小軍裝,他穿上後不哭不鬧,照片很順利地就拍好了。”餘兵兵介紹。
  與餘兵兵欣慰於兒子的懂事不同,陳丹丹說起8月4日的相聚,淚水把眼影都打花了。“我們現在基本一年能見一面,平時都是電話聯繫。但又不能講兒子的事情,一講她就哭。”餘兵兵稱,由於相聚時間太短,兒子現在都不太認母親,見了面也很少叫媽媽。“每次回去娃娃都很陌生,躲著我們走,不敢喊。打電話都不理。”陳丹丹說。
  “給兒子過完生日,要走的時候,三歲的兒子對我說‘媽媽你不要走,你坐飛機我都看不到你了,你那麼遠。’”平日里剛強活潑的陳丹丹一說起兒子就止不住自己的眼淚。”
  一家三口難得相聚,夫妻二人相聚也殊為不易。
  兵站相會,咫尺天涯
  雖然都在川藏線上當兵,但夫妻二人一年能夠團聚不超過20天,平均一年見一次面。今年是兩人第二次見面,也是憑餘兵兵執行任務路過陳丹丹所在的兵站,兩人能夠小聚幾天,為餘兵兵過個生日。六年前的相聚則讓二人刻骨銘心。
  2008年3月17日,餘兵兵所在部隊執行任務,當晚就在扎木兵站休息。兵站營地與陳丹丹工作的醫療所僅僅一牆之隔。知道丈夫要來,陳丹丹已經等了好幾天——她盼著丈夫給她帶她家鄉的泡椒鳳爪。當晚見到丈夫時,她才知道部隊有命令:戰士不能出營區一步。夫妻二人隔著一道鐵柵欄,拉著手互訴相思,無奈只能執手相看淚眼。高原上寒冷,星星出來得也早,在偏僻的扎木兵站一片安靜,甚至都難得聽到鳥叫蟲鳴。兩個人聊了半個小時依依不捨得分開。
  更多的溝通則是通過電話,每天晚上兩人都要打電話,但是偏僻的扎木兵站信號不好。“常常一句話沒說完就沒信號了,我性子比較急,就老沖他凶。”陳丹丹不好意思地看看丈夫,“不過誰讓他是我的班長呢。如果他這個班長連我這一個兵的思想工作都做不好,那怎麼帶其他的兵呢。”2003年,兩人在河南洛陽某部隊第一次見面,當時餘兵兵就是陳丹丹的班長。陳丹丹和班裡另外一個女兵一起“欺負”餘兵兵。“越野五公里跑步,我們把行李都給他,結果我們兩個女兵都及格了,他這個班長還沒及格。”時隔11年,回憶起當時的情景,陳丹丹還是帶著惡作劇的笑,看著旁邊的丈夫,不好意思地往他身上靠了靠。
  2004年陳丹丹考上白求恩士官學院,巧得是一位首長也在該校進修。作為首長司機的餘兵兵也在該校,兩人見面的機會多了。陳丹丹從最初認為這個當兵的男人“傻蛋,好欺負”,慢慢覺得餘兵兵“老實可靠,真心對我好,經常偷偷塞給我一些零食。”
  畢業後,陳丹丹被分派到雅安第37醫院工作,期間她和餘兵兵一起參加了鐵騎07演習。“我們在同一個戰線,他是我的班長、我的男朋友,我們在一起匍匐前進。演習時,我望著身邊的他,覺得很踏實。”
  2007年12月,兩人瞞著父母領了結婚證。
  此後陳丹丹參加全軍護理技能大比武,榮立三等功,首長問“你當兵第五年,快退伍了,有什麼夢想?”“我想到西藏。”2007年,陳丹丹被調入西藏,在波密縣扎木兵站當護士。
  “上高原是我們所有士兵的夢想。”陳丹丹說。但真上了高原問題也來了。高原上的氣候對她的身體造成很大影響——結婚四年才懷上孩子。由於身體虛弱,孩子7個月就出生了。早產大出血,當時丈夫還不在身邊。父母在照顧也在生產的妹妹,陳丹丹一個人到醫院。孩子生下來是四斤一兩六,比全國平均新生嬰兒的體重低兩斤。“好在兒子爭氣,在保溫箱里待了一個星期就出來了。”陳丹丹說。
  “守護你們的一生”
  夫妻二人相距遠,一年只能見一次面。離得最近的一次是2013年。當時雅安地震。餘兵兵所在的部隊參與抗震救災,首長給家在雅安的戰士放假,讓回去看看家裡的情況。到家裡一看,兩歲的兒子和休假在家的妻子、丈母娘一家住在帳篷里。兒子身上、臉上被咬得全是包。
  和我說。”餘兵兵插話問妻子。
  “你在執行任務,說了你也顧不上。我想還有比我更苦的”。陳丹丹說。
  陳丹丹在西藏扎木兵站,常感到空虛寂寞冷:晚上周圍沒有任何聲音。抬頭見到滿天星星,靜得發慌,慌的時候想大聲吼。
  “發慌的時候我就織毛衣、縫鞋墊。他身上的毛衣都是我織的。”陳丹丹說。餘兵兵哄妻子的方法就是唱軍歌,在電話里,“他還要求我和他一起唱。”陳丹丹告訴記者。
  陳丹丹當兵已經12年,馬上面臨著退伍或者從三級士官升到四級士官的問題。丈夫的意思是讓妻子退伍回家照顧孩子,這樣一家也可以團聚。但陳丹丹捨不得脫下軍裝。
  餘兵兵微信的名字叫“守護你們的一生”。他說:“作為一個男人,我應該守護他們母子,現在我們同在川藏線上,相隔千里。我心裡有這個想法,但有心無力。只有內心默默祝福守護他們。”(完)  (原標題:川藏線上的軍旅“牛郎織女”)
創作者介紹

fz29fzeoe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